陸羽仁最新發表
儲局兩難
23/11/2017 9:36:42

週三亞洲股市繼續造好,但歐洲股市就顯著回落,其中德國DAX指數跌1.2%,法國CAC跌0.3%,美股跟外圍走,杜指回落0.3%,收23526點;標普500指數微跌0.1%,納指受到亞馬遜支撐,逆市微升0.1%。

        聯儲局昨日公開最近一次的議息會議紀要,顯示與會官員對於美國經濟增長表示樂觀,他們一致認為美國在勞動市場、消費者開支和製造業都有穩健的進展,但也開始擔心股市價格正步向失控,並將危及美國經濟。

        會議紀要提及「面對資產價格的升值以及金融市場波動率低企,部份與會官員表明了他們對金融不平衡狀況正逐步形成的關注。」至於,對於美國通脹的步伐上,官員們卻有不同意見。不過,他們均認為如果國會通過了稅改,降低企業稅,情況會改善。

         Charles Schwab的首席固定收入策略師Kathy Jones則認為,聯儲局正陷入一個兩難題。他們想要加息,因為憂慮資產價格持續上升,出現泡沫並爆破。但同一時間,他們又未能推升通脹。

         不過昨日出爐的美國經濟數據並不理想,美國10月耐用品訂單下跌1.2%,遠差過市場預期的增長0.3%,而最近一周的首次申請失業救濟金人數為23.9萬人,略少於預期1000人。

         事實上,市場分析正在擔心的仍是那個正在惡化的息差趨平的問題,美國短期息率,包括3個月期、6個月期、1年期及2年期都升上9年新高;3年期為8年新高,5年期為8個月新高,而長債10年國債息率有回落現象,由10月26日的高位2.477厘,跌至昨日的2.321厘,至於30年期更跌至逾兩個月新低,而10年期及2年期的利差縮減至不足60基點的10年以來新低。

        美國已進入加息期,理論上,由於加上時間因素和對於加息的預期,長債息口升幅的速度應該比短債的高,但現實卻剛剛相反,長債息口升得少而短債升得多,結果令到長短期息差收窄。

         我為什麼在這裡多次提及息差趨平的問題,只要睇睇近幾十年美國經濟(GDP)增長與息差的關係,會發現差息(即美國10年期國債和2年期的息差)其實可以看到GDP走勢的領先指標。1985年底,息差由高位一路下滑至1989年初底位,而美GDP增長則由1988年初開始下滑至1992年初的底部,之後回升;另一波是由1993年,息差一路下滑至2001年1月,而GDP增長亦於差不多時間開始下跌,至2002年中觸底反彈;第三波的2004年至2007年,而GDP增長率亦由2004年開始回落,跌至2010年的谷底。

        最近一浪的息差下滑由2015年展開,到今天已跌至10年以來最低。雖然現時的息差仍未收窄至前幾浪的水平,但分析員擔心的是美國經濟看似強勁,但生產力循環、債務商循環、商品循環已經接近尾聲,經濟以至大市的轉折點即將來臨。

         事實上,用諾貝爾經濟學得獎者席勒(Robert Shiller)指出的「席勒 CAPE 本益比」 (Cyclically Adjusted Price-Earnings Ratio) 這個指標睇美股後市,亦不容樂觀。所謂「席勒 CAPE 本益比」由簡言之,係用來判斷美股是否過於昂貴的指標。目前,美股的「席勒 CAPE 本益比」高漲到 超過31,已經僅次於1929 年大蕭條和 1990 年代後期網路泡沫崩盤前的高峰。(不過,席勒最近接受 CNBC 採訪時也表示,儘管美股看起來很貴,但不會鼓勵投資人大舉拋售。)

        就算如果用比較保守的估值方法計算,美股依舊不便宜。據 FactSet 統計,把標普 500 的股價與未來 12 個月盈利預期相比,目前的預估市盈率為 17.9 倍,分別高於過去五年和十年均值的 15.6 倍和 14.1 倍。

        但短期而言,美股仍然順勢炒上,大家可以話又驚又要炒,若經濟唔掂,可能要一年半載才反映出來。

陸羽仁

發表回應
會員名稱:
會員密碼:

 

  陸羽仁最新發表
  網友最新回應
  陸羽仁最新10篇網誌
  陸羽仁最近10個回應

即時新聞
日報新聞
食肆搜尋
電影
陸羽仁 Blog
六合彩
賽馬賠率
博客城
主頁
Copyright 2017 hkheadline.com
All rights reserved
廣告查詢 : 2798 238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