巴士的點評——革命與發展
2017-04-21
昨天談到南非經歷了大和解和不分種族的普選之後,帶來的卻不是美麗的新世界,發展停滯、經濟落後、貧富懸殊依然。

        有朋友看了文章,說我好像很反對民主。我回應說,恰恰相反,我喜愛民主制度。但打從三十多年前研究政治開始,就深明民主制度能夠帶來較公平的政治參與,是約束極權的良好制度。但問題是,政治參與權擴散之後,民主政制也可能走上政治不穩的歪路,委實令人頭痛,所以不能盲信民主,不能過度浪漫。

        歷史上有多種浪漫激情的革命,但激情冷卻之後,現實卻十分殘酷。近代史上主要有三種帶來社會大變革的革命形態,第一種是英國及法國的民主革命,本質是由新興的資產階級對抗皇權;第二種是共產主義革命,由俄國開始,本質是沒有財產的勞工和農民,對抗資產階級;第三種是民族主義革命,本質是本地人對抗殖民者管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九四五年二次世界大戰之後,除了爆發共產主義革命浪潮之外,也有大批西方國家殖民地宣佈獨立,出現了不少混和了民族主義和移植式的民主革命政權。

        當時大量新興國家引入西方式的民主選舉,卻不一定有好結果,政治不穩,軍人干政比比皆是。早在一九六八年,美國政治學權威亨廷頓(Samuel Huntington),在他的經典著作《轉變社會中的政治秩序》(Political Order in Changing Societies)堶情A已經提出疑問。他見很多新興國家,引入了西方式選舉制度之後,不一定得到政治經濟發展,反而帶來衰敗。所以他著書立說,專門研究在急速變化的社會中,尋找政治秩序。

        亨廷頓認為,新近獨立國家的實際經歷一種愈演愈烈的社會和政治混亂,現代性中的好東西和壞東西交錯產生,特別是在社會動員超越政治機構發展時,新的社會行為者發現他們無法參與政治而產生挫折感。其結果便是出現「普力奪主義」(praetorianism)的狀況,「在普力奪社會堙A不僅政治活動家是各路好漢,分配官職和決定政策的方法也五花八門。各個團體是八仙過海,各顯神通。富人行賄,學生造反,工人罷工,民眾暴動,軍人就搞政變。牧師利用佈道、教師利用講台來進行政治煽動,詩人、作家和藝術家則將他們的作品當作匕首和手槍,當作政治鬥爭的工具。」這是導致反叛、軍事政變以及軟弱和組織不力政府的主要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亨廷頓的著作,如同當頭棒喝。讓大家驚覺政治開放,移稙選舉制度,不一定會帶來發展,還可能引起混亂。

        回看香港其實也有類似情況,回歸之後,由於開放選舉,急速動員的政治力量,令到期望高漲,但體制發展速度,卻追不上期望,導致衝突嚴重。現在距離亨廷頓的巨著的出版,差不多有五十年,但他提出的問題,歷久常新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香港的政客,不少以革命家的形態出現。革命家是靠打破舊制度上台,他們善於鬥爭,甚至善於打仗,卻不善於管理國家。從毛澤東、哈維爾、到曼德拉,這些人都是浪漫革命領袖,卻不懂如何令國家走上發展之路,無論民主或專制政體,結局皆無分別。

        香港九七引入選舉之後,即使還是半吊子的普選,卻已出現亨廷頓口中「普力奪主義」的前期癥狀,諷刺的是,若不是有阿爺主持大局,我們可能已走進亂局。而病因不是普選發展得不夠真,恰恰相反,而是如亨廷頓所講,社會動員超越政治機構發展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們沒有強健的政黨組織,沒有很多夠水平的政治領袖,人人都像革命家,個個都是反對派,政府權力不斷削弱,終至一事無成。發展民主,遠沒有說起來那麼容易。

        「巴士的報」是一份網上報紙,讓網民隨時隨地拿著手機或平板電腦可以看到。www.bastillepost.com

        wh.lo@bastillepost.com

        盧永雄
港聞   中國   國際   地產   財經
體育   副刊   娛樂   專欄    

即時新聞
日報新聞
食肆搜尋
電影
陸羽仁 Blog
六合彩
賽馬賠率
博客城
主頁
Copyright 2017 hkheadline.com
All rights reserved
廣告查詢 : 2798 238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