油尖多士——姑息的惡果
2017-11-14
倫敦蘇格蘭場的「一姐」警告,由於過去多年對少年犯姑息寬容,司法、執法部門在他們面前早已失去權威和阻嚇力,導致他們愈來愈膽大妄為,構成嚴重的治安威脅。

        對青少年寬大為懷,重罪輕罰,是為了讓他們洗心革面,重新做人,原意當然是好的,但一切仁政都是有前提的,即大多數人要安守本份,道德規範和江湖規矩都保持一定水準,稱得上「海晏河清」的時候。

        過去的英國,崇尚紳士淑女的標準,議員在國會發言,都互稱「尊貴的先生」,警察巡邏不必佩槍,有緊急情況只吹哨子便有熱心公民一起出手幫忙,當然可以寬大為懷,許多出身貧困的年輕人,一來父母雙失,二來缺乏教育,為生活所迫而犯罪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從六十年代起「人性大解放」,今天的西方已經是一個濫藥、濫交、濫派福利、濫用資源,道德規範已經十分鬆懈的時代,紳士淑女已經被歷史清場,卻沒有新的人格典範。西方年輕的一代,溫飽、教育、權益來得太容易,一切有福利主義包辦,難道還有甚麼「迫上梁山」的絕境值得同情?今天的少年犯,打劫、強姦、縱火、潑酸液,犯的都是重罪,有武器有組織,不是因為活不下去,而是活得不耐煩,反正為非作歹,也不必承受代價。

        英國和歐洲多國在內的西方社會,其一政治正確,其二有罪不罰,純屬自甘墮落,再對照曾國藩所說的亂世兆頭,已經中兩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陶傑
港聞   中國   國際   地產   財經
體育   副刊   娛樂   專欄    

即時新聞
日報新聞
食肆搜尋
電影
陸羽仁 Blog
六合彩
賽馬賠率
博客城
主頁
Copyright 2017 hkheadline.com
All rights reserved
廣告查詢 : 2798 2383